走進京磚之窯
/25)
2015-01-07 15:41:58
來源:龍泉視界 作者:沙鷗 點擊量:
離上海80公里之外的浙江嘉善縣,有一個叫“干窯”的小鎮,干窯和著名的西塘古鎮都處在善西公路上,一個在申嘉湖高速公路北面,一個則在南面。和西塘相比,雖然都是古鎮,但現在干窯的名聲要小得多,大概是被開辟為旅游景區的西塘盛名所累吧。 干窯史上曾稱“千窯”,當地土窯無數,是歷史上有名的“窯鄉”。因“千”和“干”只有一筆之差,陰差陽錯改為干窯,但意義完全不同了。幾百年來,干窯一直以燒造“京磚”聞名。其出產的京磚是中國古代的一種特型磚,每塊價格高達一兩黃金,有“金磚”之說,歷史上專用于鋪設故宮和皇室園林的地面。

離上海80公里之外的浙江嘉善縣,有一個叫“干窯”的小鎮,干窯和著名的西塘古鎮都處在善西公路上,一個在申嘉湖高速公路北面,一個則在南面。和西塘相比,雖然都是古鎮,但現在干窯的名聲要小得多,大概是被開辟為旅游景區的西塘盛名所累吧。
干窯史上曾稱“千窯”,當地土窯無數,是歷史上有名的“窯鄉”。因“千”和“干”只有一筆之差,陰差陽錯改為干窯,但意義完全不同了。幾百年來,干窯一直以燒造“京磚”聞名。其出產的京磚是中國古代的一種特型磚,每塊價格高達一兩黃金,有“金磚”之說,歷史上專用于鋪設故宮和皇室園林的地面。
時過境遷,大部分磚窯逃脫不了被拆的命運,現在保留下來的磚窯只有6座,其中以治本村的連體窯“沈家窯”最為出名。沈家窯建于道光年間,距今已有二百多年的歷史,沈家人世代以窯為生,距今傳以數代。2005年被評為浙江省文物?;さノ槐A裊訟呂?,這也是干窯鎮唯一獲得省級文物?;さノ懷坪諾囊ざ?。

與其他磚窯相比,沈家窯有些特殊,一是它有著上百年的生產歷史,被譽為京磚活遺址;二是在這座窯里,曾發現過刻有“道光二十二年”字樣和刻有“明富京磚”字樣的城磚,表明這座窯的歲數其實遠不止目前人們口耳相傳的一個半世紀;三是沈家窯還有一個特殊之處,那就是其他窯都是單體的,它卻是雙體復合式,一左一右兩座窯并排挺立,如同雙子星座。據介紹,當初,沈家祖先之所以要建雙體復合式土窯,首先是取和合之意,即希望子孫后代永遠和睦相處;其次,兩窯合用一張磚梯,合用一個窯屋。建筑時,省了土地,省了材料;燒窯時,一窯的余溫可以被另一窯利用,省了預熱的燃料。
京磚面積很大,有長寬30公分、厚4公分,長寬40公分、厚5公分,長寬60公分、厚8公分等多種規格,主要用于鋪地。方式有兩種,對于一般的小康之家鋪地的方式是,下面放一層沙,然后再鋪上磚,在磚與磚的縫隙之間嵌上油灰,這被稱為“沙滿”。而更富有的達官貴人是在下面放缽頭再放上磚,走路有聲,聲音清脆,稱為“響滿”。而在金鑾殿所鋪的是金磚,比京磚更勝一籌。此磚很有光澤,可照出人樣來。舊時民間有種傳說:“皇帝住的宮殿里,地都是用金磚鋪的?!彼健敖鹱?,實際上是規格為二尺二、二尺、一尺七見方的大方磚。現在北京故宮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和十三陵之一的定陵內鋪墁的都是這種磚。明朝時這一塊磚要賣五十兩銀子, 民間有“一兩黃金一塊磚”的說法。因此,京磚也往往稱為“金磚”。
古老的京磚燒制工藝極為復雜,僅取土一項就要經過掘、運、曬、椎、漿、磨、篩等七道工序。然后又要經過六道工序才成為制坯的泥。再經過多道制作過程,歷時八個月才成坯。坯入窯后要以糠草熏一個月,片柴燒一個月,棵柴燒一個月,松枝柴燒四十天,凡一百三十日而窨水出窯。出窯后,還要用桐油浸泡,直到磚表面呈現光澤,才算最后制成。金磚運到北京后官府還派官員逐塊檢驗,每塊都要精心檢查,方可進貢。現在干窯京磚生產分為:
1、選土,泥土不是全部都可以做京磚的,有的適合做瓦片,有的適合做磚頭,都是不一樣的。只有中層土適合做京磚,土層上面的不要,下面的也不要,只要中間最好的土。嘉善鐵路以南的泥土比較優質,適合做京磚。
2、取土,風化一段時間,如果不風化,制出來的泥坯質量就不好。
3、制坯:加適量的水,上面用腳踩踩平,悶一個晚上,讓泥土均勻地吸收到水份。水份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第二天用鏟子翻,很薄的一片片翻上去,用腳均勻地踩,再翻,再踩,如此反復四、五次,多到七次,同時要把上面的雜質拿掉。再放到磚瓦的模具中,多余的割掉,上面用一個木頭蓋子蓋上,蓋蓋平,翻過來再蓋一下,使表面變得光滑。做好的坯一批一批放上去,手腳要輕,五塊磚一放,也可以十塊。坯用草席蓋,因為剛做好的坯不能讓太陽曬,曬裂以后就沒用了。坯發白之后,就可以把草席拿掉,再用小船運出去進窯。
4、土坯進窯需要1天。燒窯需15天。燒好后加水,需浸水5、6天。冷卻四、五天。出窯1天。完成一窯大約為一個月左右(26——28天)
燒窯,燃料不是用煤,而是木屑,燒窯工必須24小時守著磚窯,每隔三五分鐘要添一次燃料,或用長長的鐵桿通一下爐口、清理一下爐灰。京磚制作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出窯則是這個漫長過程中最精彩的片段。輾轉通過嘉善縣博物館原館長董老師,聯系上沈家窯窯主沈師傅,得知最近一次出窯、裝窯是一月五號、六號。于是四號下午就驅車來到干窯鎮,來到窯上,見過沈窯主,落實好第二天早上出窯要準備的工作,就在窯區轉悠。本想拍攝京磚制作的一系列過程,但被告知最近沒有拉坯,四號下午拍攝了燒窯、切割、打磨等幾道工序。古老的窯墩,作為干窯傳統窯業生產技術發展的一個縮影,被譽為了“活遺址”。隨著時代的進步、科技的發展和環境?;ひ蟮奶岣?,越來越多的土窯被拆毀。而全國各地對古建筑整修和?;と繢順卑愕南破?,以及大量仿古建筑的陸續建造。這種純手工古法燒制的京磚就成了緊俏貨,客戶排隊等著要貨。且作為有著地方特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干窯京磚生產燒制技藝也需要加以?;ず痛?,真可謂是矛盾重重。如果這些窯工老去,環保要求進一步提高,這個行當是否會消失?窯墩是否會被拆毀活停工? 到那時這座有著200多年歷史的沈家窯是否只能成為一座博物館?干窯的京磚生產是否只能成為絕唱?

責任編輯:喬木

{ganrao} 下载通化大嘴棋牌游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宁夏11选5在哪里可以买到 车联网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吗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 刘伯温二四六精选免费料 pk10冠亚和值免 重庆麻将成麻怎么打 上证指数60日均线 赛车pk10开奖视频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意甲联赛哪里可以看直播 分分彩回血上岸技巧方法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 期货技术分析五种方法